花に嵐

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一発屋型选手,人造开朗,自嗨

雨男

年龄操作有,卡是上忍卡四代已死宇智波没灭族。堍已经跟着斑爷了,时间线是四代没死琳已死,时间线前一点。

宇智波带土注意那个白毛青年很久了。

他臭着脸坐在那儿,看样子应该在等队友。虽然其他人眼中他未必脸很臭,甚至那时卡卡西作为宇智波鼬之前很长时间的木叶一枝花相当多的同期都给他塞过情书,但这张脸果然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是完美无缺的,想让他蓄力狠狠灌上一拳。

想问的事情还有很多。

比如说那时没说出口的话。

比如说为什么那么对琳。他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量克制着上涌的杀意和自以为已经遗忘却那么轻易就卷土重来的悲伤。

那个笨蛋吊车尾宇智波带土,比谁都要相信同伴和光明的存在的宇智波带土应该是,确实无误被...

欧美圈朋友塞过来的刺客信条初印象问卷
吃瓜路人的瞎鸡儿盲填

活了十几年没见过她笑成这样

归途

搬旧文除草之三,其他的想到的再说!(。


第一次写古代paro,架空古代也是古代(超凶)!完全,完全不擅长。算是新尝试。

古代的白马有盟誓的意思。


喻安澜是被叶庶捡回来的。

叶庶乔装出城,像任何一个说书人口里微服私访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大少爷一样,聪明却仍然带着不通世事的纨绔与天真,于是从街头逛到街尾钱包便不翼而飞。那钱袋让他爱不释手天天把玩,金线缝制的鸟羽精巧极了。他踱着步默哀了5分钟,一时就拿了主意,定定神便撇下卞城河里发着呆...

【最王】浊雨

漫长的除草工作之二(……)出坑之前写的,现在看到忍不住一阵唏嘘(……)


*原最王。两位同学都坏掉了。

*推荐什么都能接受的人阅读。

……ok?


“那么,来选吧~终一君?”轻飘飘却含着针一般尖锐的恶意的女声。

“呜哇……讨厌讨厌留美子真恶心,还真有胆子喊那种人的名字啊不怕被诅咒嘛ww”为了捧场夸张地大笑着显得很做作的女声。

“还真是不捧场啊最原同学?哇那种眼神,被最原同学讨厌了,呐铃木君快救救我”

全部,全部都记下来了。

水幕缭绕的雨季。从窗边俯视的校园一隅,无人的操场上,缄默的楼房四周,能看见因闷热而蒸腾着上升的水...

垃圾

    除草除草……

    差不多一个多月前随便写的……争做正能量传布者!因为很久没写女高中生谈恋爱了,所以写了。

    百合/女女预警。


     “你,那个,失败了?”夜跑回来的叶云齐斟酌了一下,当作没看见会觉得良心不安,姑且还是停下脚步,最低限度不交心交力的安慰是不痛不痒的,所以会比什么都有效。

“……嗯。”还是昨天那个路灯下,叶歌清秀中性的脸上红成一片,边哭肩膀边一抽一抽的像是趴趴熊,捏着拳...

不存在的弹丸v3xFGO联动卡面信息构想

不存在的.jpg
随便写写,看着玩玩就行。对这个没有研究。
最原玩暴击和黑贞一样但没有奶就脆的抠脚,maki标准杀阶爆发流,枫妹全能,百田孔明(……),出皇帝君王最多的骑阶是小吉,天海打宝具伤害
预备创是之前和人讨论出的无星仇阶,充斥着作者的恶趣味

最原终一

Archer/五星

论破A+

自身攻击力大幅提升(1回合)+攻击力提升(三回合)+暴击星集中度提升(三回合)

观察眼A

敌方单体强化能力无效化(一回合)or中概率解除敌方单体强化效果

伪证B

己方单体无敌1回合+np增加+自身弱化耐性下降(负面效果2回合)

配卡两绿两蓝一红

固有

单独行动B+(暴击威力提升)

谎言C(对...

在无尽之夜抵达之前

屯文搬文

两个月之前瞎放飞写的文笔没法看

是时候进行第N次复健了(滑稽)?

*(披着)娱乐圈背景(的校园纯爱),原创,有男男描写。清水。

ok?

5.

现实是要比创作精彩的。这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成为公理的一句共识,可能是我才疏学浅见得太少,觉得这不存在于阿裕的创作中。

“好,好,好感动——个头啊!”

呃,我是说。如果故事的主角不是用的我们俩的名字的话。我大概也会勉强被这清新脱俗又不失楚楚动人的恋爱而感动到一下吧。

我颤颤巍巍地调出呼叫界面,酝酿了一下腹稿便打算对这个点八成在pub和炮友玩脱衣游戏的星野扔一堆夺命连环call过去。星野,星野,你的挚友在召唤你。

不行不行。...

很久很久以后和那天别无二致的昨天

       小短打。
      *700话后佐助单身设定,私设暗部队长,有抽烟描写。
       Ok?

        今天的木叶忽然毫无征兆地下起了雨,宇智波佐助出任务回来,猫下腰和众多行人一起闯到沿街店面的屋檐下,他微微垂眸只手撩开帘子。人们议论着柴米油盐,纳闷这鬼天气转阴转雨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忽然就福如心至想起来今天似乎是鼬的忌日。...

放片段练习用的地儿,更新

1.绝对洗碗少女


       善后也是一种技术活,洗碗姑且不算。烹饪之所以可以被划分到一门学问上来,就是因为创造和合成的职业远比清道夫要来的高尚吧。要拼命忍受那种油在手上黏腻的触感一边做着于身心而言都毫无帮助的无用功。就算沾上的油污会在最后一刻一起洗净,心里还是会滋生不少莫名其妙的委屈。女孩子的手啊脸蛋啊身体啊可都是要限定使用次数的——


       虽然活着也很麻烦,但果然还是死掉更麻烦呢。


  “...

从草稿箱里扒出来的某年某月的HPparo

*非HP原著党有bug请指出
*日向君暂且还是预备创mode。
*请愉快的当成弹丸世界观中我流蛇院来对待(。
*弹3人物小串场,只借人设,没有洗脑,没有洗脑,没有洗脑。
……ok?

搞砸了。
日向创满脸菜色。新入学就迎来这种盛大的展开真够绝望的,他不禁为自己的前景空前担忧起来。
魔药课的雪染老师明明讲课很清晰又是个和蔼可亲的人,理所当然地受所有学生爱戴,日向还是不由自主地走了神。他将干寻麻、磨碎的蛇牙丢进大釜里,默默地看着涌出大大小小的黄色泡沫将豪猪刺淹没。
"日——向——君——!"
"哇啊!"从身后冷不丁响起的元气十足的女声让他身体瑟瑟一缩。锅里忽然冒出酸味的绿色浓...

下一页
©花に嵐 | Powered by LOFTER